专访Happy:重拾自信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来源:玩加 编辑:花粉 发布时间:2017-01-31 12:12:00

7月16日直播:PGL Major

Happy是来自Team EnVyUsCSGO队伍的断后,同时也是法国CS界的一枚订书钉。

  Happy是来自Team EnVyUsCSGO队伍的断后,同时也是法国CS界的一枚订书钉。他的队伍最近刚刚拿下了WESG 2016的冠军,这个赛事的奖金在CSGO的历史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放眼Major似乎比本次赛事更为重要。

  在飞往亚特兰大之前,Happy接受了theScore eSports的采访,并谈到了2016年队伍整体状态和当前情况的问题。

  theScore eSports(下称S):“在假期的时候你有参加什么特殊活动吗?你觉得最好的礼物是哪一件?”

  Happy(下称H):“啊,我只是和朋友呆在一起,这个假期对于2016来说太重要了。我收到的最好礼物当然是来自大家的关爱——以及一件很帅的大衣。”

  S:“在2015年末拿下克鲁日Major冠军之后,本应大步迈进2016的你们却在去年摔了个大跟头。状态起伏不定,在两次Major上更是沦为吊车尾的战队。你对已经过去的2016,怎么看?”

  H:“2016对我们来说是黑暗的一年,犯下的失误数都数不过来。”

  “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们一样感同身受。我们深陷泥塘不能自拔,尤其是在外界认为我们是2015年最优秀的战队之一时。我们尝试了很多不同的解决方案,比如换人、换位置...但是我们中总有人不能找到状态,所以我们渐渐变得失落了。”

  “在2017年很难看到改观,我认为我们几个应该共筑一心,而不是一次又一次地将我们自己击败。”

  Team EnVyUs在拿下DreamHack Cluj-Napoca 2015 Major后的合影

  S:“你认为是比赛打得太多了导致了状态下滑吗?你们有计划在2017缩减参赛数量么?”

  H:“比起2015年,2016年我们参加的比赛有所减少,但我也没有那种很累的感觉。在2015年我们几乎参与了大大小小的赛事,在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比赛后,你身上背负的压力和紧张感会非常大。”

  “尽管我们的2016表现的并不好,但是至少压力什么的没有那么大了。但除了压力以外还有许多别的感情因素在影响着我们,比如失望——我对2017暂时没有什么展望。”

  S:“你们的队伍在2017年已经开了个好头,在WESG的赛场上,我们罕见的看到了你真正‘Happy’的照片。”

  H:“我们在参加这次比赛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了。虽然过程不是一帆风顺,但最后我们还是成功斩获冠军。”

  “在第一场比赛前我们简单地讨论了一波,通过沟通,我回到了之前防守方的站位,同时防守方指挥的重任也交到了我的头上。事后证明,这样做的确非常有效。假装自己是一支‘混合型队伍’对减轻压力有所帮助。”

  “我知道这次冠军的份量没有Major的高,但是对一支自信心全无的战队来说,这次胜利意味深长。无论比赛规模如何,拿下冠军终究是一次成就。”

真正Happy的Happy

  S:“最近有小道消息表明一次法国洗牌即将到来,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H:“无可奉告。”

  S:“好吧。根据Valve拍摄的选手档案,你在第一轮法国洗牌中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如果这次的洗牌成行的话,你是否会感到非常失落?还是说,你已经对这种现象麻木了?”

  H:“如果有这事的话——注意,我说的是如果——换人的结果永远不能预测。有可能会让一支战队冉冉升起,也有可能两败俱伤,不好说。”

  “我认为一位选手永远不会对换队感到麻木,无论你是留下的还是离开的。CSGO需要不断向前发展,战队也是如此,你只能去不断适应,而不是悲天悯人。当然,我说是这么说,实际上换队还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

  S:“SIXER似乎和你的个性完全不同,他看起来非常开朗,笑得非常开心。”

  “我很好奇你们俩平时在队内是如何相处的?还是说你们俩仅仅只是队友关系呢?他给队伍带来了什么新元素吗?”

  H:“我认为SIXER的入队有两个原因——第一,他在1.6的表现让我看到了他开朗活泼下的冷静之处。”

  “第二,他也知道自己作为新成员,需要挖掘自身的潜力来让一支打法偏慢的队伍提速,无论是在游戏内还是在游戏外。在这一方面,他做的非常出色。”

  “我和他相处没有感觉任何的不愉快,有时我们甚至会一起放声大笑。我从来没有和与我性格不一致的人过不去,毕竟,游戏和现实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嘛。”

  S:“你们队伍为Major准备的如何呢?你们目前主要关注点在什么方面?”

  H:“这个Major离WESG太近了,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打法应该和WESG上没什么区别。”

  “我们准备的并不充分,我们只是在前进过程中不断披荆斩棘。法国人总是能从死路中找到曙光。”

  S:“你们已经在预选赛中体验过了瑞士赛制了,但是对于Major采用这种赛制,你有什么看法?”

  H:“我对瑞士赛制没有任何问题。这种赛制非常公平,随机性也非常强,这样其他战队就不能做出刻意针对。我只有一个建议——BP机制能不能更加专业一点?为什么我们不能就一路Ban下去直到最后一张地图?”

  “这样的随机性让我有时也感觉不舒服,但最终你还是必须要去适应它。”

  S:“除了Major,你在亚特兰大还有别的什么地方想要参观的吗?”

  H:“实话实说,我对这座城市不是很感冒。但是这次我可能要去水族馆逛一圈。不过,我对E联赛的工作室非常感兴趣,工作人员、赛事本身都非常专业。正是这样一批人创立了如此专业的赛事。”

  “其实我现在对科隆的那群人还非常怀念,观众的动力正是我们选手的动力。爱你们。”

  S:“你为什么喜欢熊猫呢?”

  H:“为什么不喜欢呢?我已经来过中国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亲眼见一只真正的熊猫。我不清楚在中国是否允许把熊猫当作宠物,但是这件事一直在我的愿望单上。他们真的好萌好萌的,吃完竹子就睡觉。”

7月16日直播:PGL Maj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