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CSGO  > zehN:态度不专业是Maikelele被踢诱因

zehN:态度不专业是Maikelele被踢诱因

CSGO 5EPLAY 2020-06-02 11:21:29

前几个月Godsent选手每人都与我有过私下交流,谈话一开始的话题无非是你对队伍有什么看法,然后接下来的话题几乎都转向了“Maikelele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告诉我Godsent之前让Maikelele加入是一次冒险的决定,因此Maikelele曾经有过太多“不良行为案底”,如果他表现不好也存在随时被换掉的可能性。他们向我抱怨为什么一个在游戏中打不出该有数据、某些地图上缺乏自信、无法做全职狙击手的选手还能留在队伍里。我与他们分享了我对队伍近期的看法,我们之前确实度过了一段糟糕的时光——游戏中常常被Maikelele嘲讽挑衅、爆粗口、在你给出对手位置等重要信息的时候他要先质问你为什么死了。集训期间踢掉电脑网线,面对更强的对手内心紧张、无法保持专注。最近有一次是我在inferno上交流失误,忘记告诉Maikelele我离开了原先位置去转点补位,导致没人帮他一个人在包点死了。后来Maikelele告诉我这件事,随后我也跟他道歉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两天后的集训中,与我一起防守的Maikelele没报点导致我被卖背身被对面打掉。我告诉他:“你没报对面的信息是吗。”然后他说:“是的,就像两天前inferno你对我做的一样:)”。随即我站起来告诉其他选手,我不想打了,这是在搞什么。看到我愤怒的样子Maikelele还嘲笑我是个“爱哭鬼”、“像个爱哭的孩子一样”,看到我不满的表情他很是得意。随后我离开训练室去厨房冷静了一会,询问教练能不能帮我临时顶替几个回合。当时这件事发生在ICE线下挑战赛之前,集训期间他让我在Godsent全队面前蒙羞。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内心都对他非常不尊重。

过了几个月,我还是未能重获对他的信任以及尊重。我咨询了其他职业选手,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怎么做。所有人都认为这种事是Maikelele单方面不对,他们一致认为这种选手根本不应该继续留在队里。但我一直把Maikelele看做是Godsent队伍的创建者之一,所以我认为我还是对这件事闭口不谈为好。直到有一次几个选手单独聊到Godsent接下来的目标时,我向他们讲述了集训期间发生的这件事情,告诉他们我很难再对Maikelele保持中立的看法。几天后Maikelele找到我并向我道歉(大概是事情发生的4个月后)。Maikelele讲他之前没想过要道歉,他觉着自己做的没错。我没有主动找Maikelele聊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在他看来其实我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或许这确实就是我的问题,就因为我没有公开地跟一个在游戏里嘲讽还要把别人的过错拿来复仇的家伙分享当时自己的心情。后来我们为队伍招入一名心理辅导教练,以便更好地理解选手彼此间的想法和感受,我可以与心理辅导教练分享很多生活中的事情,以及我最近的心情和感受,这一点确实很不错。但在近两个月我身边亲近的人开始出现一些消极行为,甚至产生自暴自弃的情绪,这让我在那段时间里心情非常沮丧,每个人也发现我的情绪很低落很消极。我本应该与队伍沟通这件事但是我并没有,也许让队伍早点了解我目前所处困境不是件坏事,或许Maikelele也不会因为我而受到那么大的影响。但说实话我并不想与Maikelele分享自己的私生活,因为他并不值得我信任。所以直到几个星期前,我都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

我们给了Maikelele充足时间让他从疲劳的状态中恢复正常。同时为保证稳定按时训练,多数情况下我们经常会与教练一起训练跑图。后来在2019年底队伍参加线下赛,我们允许Maikelele在TeamSpeak中大声喊叫报点,至少这比他不说话或者乱喊乱叫或着报一些无用信息要强。之后队伍开始着重训练Nuke这类地图,在这张地图上Maikelele感觉站位很别扭,不是很喜欢用狙。所以我们尝试通过教他如何站位转点以及如何选位移动来解决这一问题。看起来整支队伍只有他一个人不喜欢Nuke,队伍其他人都很喜欢这张地图。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Vertigo这张地图上,Maikelele不喜欢在这张图上起狙,所以时常会有其他步枪手代替他起狙。基于这种情况,队员们开始弱化Maikelele在队伍中狙击手的地位,并且形成了一种断后加步枪手激进突破的战术和打法风格。我们曾与Maikelele交流过要求他多多提高个人能力或是多看demo研究地图中的选位以及如何转点移动,他立刻为自己辩护称自己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工作了。然后我们要求所有人都截图自己的Steam游戏时长,除Maikelele以外我们四名选手的两周游戏时长几乎都在100-120个小时左右。当时ICE线下挑战赛刚刚打完,我们正在讨论队伍的狙击手不应该只有0.70的impact和0.88的rating表现。结果Maikelele的游戏时长截图只有60小时左右,STYKO将我们一起训练的游戏时间减去后发现,Maikelele在近两周内只有额外两个小时在打CS。当时我们还问他有没有在看demo或者打死斗,他说他有而且没少在忙。但游戏时长骗不了人,然后他立马改口称他是在YouTube上看的POV而不是demo。听他这么讲真的很失望,如果Maikelele能与大家坦诚地讲出你最近不太想打CS,大家也都是能接受的。如果Maikelele最近真的缺乏打CS的动力,那我们只能变通一下方法。

因此我们开始帮他观看研究demo和这些地图中的走位选择,做这些额外的工作也希望他能在比赛中更有自信给队伍带来更多帮助。如果这些努力无法转换成实际的数据和表现,那我们与Maikelele的沟通最终都会是徒劳。举例来说,在通往里约之路的比赛中我们打了很多场BO3,最终我们狙击手的数据与队伍指挥的数据差不多,这实在是无法让人接受。某一天周四有人在TeamSpeak中找我谈话,在我进入频道后他们告诉我:“Godsent能买到Copenhagen Flames的Farlig。”然后我说:“好吧,所以说要拿Farlig换掉我吗?”因为当时频道里只有三个人,这种奇特的氛围无法不令我想象到这种情形。然后他们告诉我要换掉Maikelele,而且他们需要在24小时内做出决定。联赛的队伍参赛名单马上要锁定了,他们需要立刻买下Farlig,所以每个人都被要求讨论这次人员调整并分析利弊。讨论的结果是我们同意了本次人员调整,把机会让给了Farlig。后来我们得知Maikelele有特有一种“lele指挥法”(他自己命名)的指挥方式。他会在游戏中报出完全错误的信息,例如该回合里发生了什么、他在哪里击杀了一名敌人等等,但实际上这些都是在完完全全地胡扯。

总结:我们组建了一支表现不错的TOP20战队,但是成绩没能更进一步。现在我们创造了以围绕步枪手为中心的风格打法,我们需要一名在游戏中发挥更出色的狙击手。持续嘲讽,可以指责别人但别人不能指责他,糟糕的报点,不想花时间提升自身实力,在游戏里就小事报复队友,无法保持专注,调整了一年还是糟糕的数据,在线下赛对阵更强的对手时表现加倍糟糕。

原文源自zehN长推特,由5EPlay翻译整理。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